金寨视窗

查看: 4330|回复: 3

张先连:我的大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17 09: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来自安徽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在安徽省西部,豫皖交界处,大别山北麓,史河东岸,有一个古老而文明的小镇叫叶家集,这里地势低洼而平坦,属于原洪性冲击性平原,气候温和宜人,林木茂盛,水草丰盈。史河自南而北从小镇西边平静和缓地流过,世世代代哺育着两岸人民,滋润着这个厚重安宁的小镇。仰仗着地理优势,这里自古以来,商贸发达,五里路长街,商铺林立,人流如梭,人民安乐祥和。

 

 

一九五一年三月八日,风和日丽,天空晴朗,清风徐徐,白云飘荡,新来的燕子在荷尔蒙的驱使下,衔着湿泥,匆忙地穿梭与廊前檐下,筑巢安家。大街上人来人往,有拉板车卖大扫把的,有挑担子卖酒糟汤圆的,有扛竹竿的,有扛锄头,男孩子在人群中滾着铁环,女孩们在街边踢着毽子,跳橡皮筋。由于集体劳作,集市一般都在一大早进行,平日里街上的行人并不算多。

 

小镇的南头一户史姓工人家里,一个女孩呱呱坠地,三月的天,春风拂面,兰草花正在抽箭开放,清香四溢,女孩取名新兰,这个女孩就是我的大嫂。新兰的到来,给这个家庭带来一些欢乐,邻居李家大妈用葫芦瓢装了六个鸡蛋过来,唐家婶子捧来几籽子挂面前来祝贺,朱叔叔是供销社的,朱阿姨把自家条矶上的糖罐子刮了又刮,估计得有一斤多红糖,用报纸包起呈梯形状的一个糖包,细心的朱阿姨还在糖包上方贴上一个红纸条表示喜庆,送来给史大妈补身子。史大妈要下床烧开水招待客人,热心的邻居们连忙招手示意不要下床,说着话早已出门去了。

 

新中国刚成立不久,百废待兴,母亲没有工作,父亲在街道挂面厂工作,打新兰记事起,就经历了那场困难时期,几岁时就与哥哥跟着母亲一起到副业场推磨磨面粉,两分钱一斤,从早到晚的,娘仨能挣到几毛钱的,很知足了。就这样,一家人生活是有米没油,有油没盐的,吃了上顿没下顿,加上兄妹两个上学,更是捉襟见肘,经常是开学一两个月了,学费还没有交上。放学回家,放下书包,还要到附近的地里捡散碎的玉米秸、火麻根回来烧饭用。遇到湾地里挖萝卜的时候,就去捡人家不要的、发黄了的萝卜缨子,有空了还要去父亲的挂面厂帮忙,可以在收工以后,打扫卫生的时候,把石磨的磨眼里、案板的沟缝里、萝柜的边边角角里的少许面粉抠出来,回来加上萝卜缨子一起做面糊吃,就这样,还要偷偷摸摸的,不能让领导看到,领导看见了会批评史大伯损公肥私,严重的可能会停止工作。

 

 

生活的艰辛,并不影响史新兰那天真活泼,积极乐观的性格。 初中刚毕业,又赶上了上山下乡的浪潮,积极响应党的号召,背起简单的行囊随着青年人去乡下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史新兰和李连珍、唐光英、朱景平几个小姑娘被下放到离家三十几里外的桥店公社,桥店大队,海塘生产队。那一年,史新兰十八岁,李连珍十七岁的,朱景平十五岁。生产队里没有房子供女孩们居住,暂时安排在生产队的仓屋里,生产队派人把墙壁上的灰尘打扫打扫,临时靠墙边用土坯垒起一张大床,四个女孩挤在一张床上,这就算安顿下来了。

 

仓屋离村庄很远,天黑下来,四个知青小姑娘也不敢点灯,依偎在床里边,抱在一起,不敢吭声,更不敢睡觉,看着四面透风的墙壁发呆。月光如水,透过门缝,一会儿照在史新兰的脸上,一会儿照在李连珍的脸上,一会儿照在墙壁上,最后无声无息地遛出门缝,照在无垠的大地上。屋子外面各种虫子的声音,她们分不清哪个是蛐蛐的叫声,哪个是蝈蝈的叫声,远的,近的,欢快的,忧伤的,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突然一只老鼠跑到她们的床上,爬到了谁的脚脖子上,吓得四个知青小姑娘尖叫起来,然后抱头痛哭直至东方泛白。

 

生产队长对这几个突然降临的下放知青姑娘甚为怜爱,专门开会研究对她们的分工问题,会议一致认为,城里的孩子金贵,不能叫她们和生产队的社员们一样干那些粗笨的农活,安排她们做记工员,照看庄稼地,去稻田里驱赶麻雀等比较轻松的活干。生活方面则是四个女孩子轮流着到农民家里去吃饭,朴实醇厚的农民们,知道明天知青姑娘要来自己家吃饭,连夜把家里收拾停当,床上的被子铺平整一点,连小板凳也摆放整齐,有的还把泥巴条几重新用泥抹一遍,把房梁上的蜘蛛网用竹棍枝打一打,扫一扫,生怕委屈了这些城里来的知青姑娘们,平时吃稀饭,知青姑娘来了这一顿改吃干饭,再在咸菜碗里多加一点猪油,或是在饭头上蒸一碗鸡蛋。

 

叶集的几个知青姑娘来了之后,生产队里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尤其是队里的男青年变化最大,首先是穿衣服开始讲究了,不再是邋里邋遢,即使是补过的衣服,也是洗的干干净净;说话做事都文明起来,就连平时一嘴流二喇的那几个光棍汉子,也把那些荤笑话收了起来。

 

 

我家因为缺少劳动力,大哥张先富在读完高小六年级以后,便辍学回家务农。在那个讲阶级的年代,我家被划分为富农成份,我们自然就是富农子弟。随着我大哥逐渐长大,对这样的歧视甚为不满,不能听人家叫我们富农子弟,甚至有人叫我们富农羔子,每遇到这种情况,我大哥都会怒火中烧,又无可奈何。随着我大哥不断长高的个头和越来越愤怒的眼神,那些所谓的贫下中农也随着政策的改变,逐渐地低下了那高傲的头颅,不再叫张先富为富农羔子,而是亲切地喊一声“富子”。

 

那年张先富虽然只有十五岁,硬是挺起脊梁,担当起一个满劳力的责任,想拿满劳力的工分,就得干满劳力的活。去桥店买化肥,三工分一百斤,他一次挑两百斤,社员们刮目相看。担稻把子,一工分两捆,他一次性担四捆,谁不服谁来试试。很快把我家从年年超支户扭转了过来。

 

张先富利用下雨天不能干活的档口,把自家屋里屋外的土坯墙用新泥抹一遍,并在屋里的墙壁上用红黄水彩,写出立体的“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标语,在他的卧室里,用支锅用的土坯砌成一个精致的小书桌,中间还带空格,类似于抽屉,桌面泥平后,在四周,用细绳子压出方格,屋内地面上用碎碗渣拼成各种各样的图案,使简陋的房间略显雅致。我大哥勤奋好学,劳动之余,学会了拉二胡,吹口琴,笛子等乐器。夏天晚上乘凉,笛音悠扬,在夜幕下显得那样的空灵,飘过池塘;飘过田野;飘过星空;飘进知青姑娘的耳朵里。知青点的知青姑娘们,循着天籁之音,来到张先富乘凉的西塘埂,听着音乐,仰望星空,细数满天繁星,追寻着牛郎织女的故事。

 

史新兰在乡村三年的磨砺中,逐渐喜欢上了这片土地,喜欢这片土地上的人。她和我大哥相爱,相恋了,这本该是好事情,可是,这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却是石破天惊的大事。如果谁敢骚扰下放知青,弄不好会坐牢的。

 

在下放知青的管理条例中,大队书记和生产队长的百般阻挠下,各种条件显示,如果史新兰意志不够坚定,稍作犹豫,张先富极有可能会被判刑坐牢,史新兰是个讲良心的人,她不愿意看到这个年轻小伙子为她而坐牢,俩个年轻人顶着凛冽的寒风,毅然决然地去人民公社办理了结婚证,这在当时当地,成为一段佳话。

 

理想是浪漫的,生活是现实的,结婚第二年大侄儿开应出生,大嫂没有满月就要下地干活,那时候工分就是命呐!给孩子喂奶都是赶在休息的间隙,一路小跑,翻田埂,过村庄地往家里赶,喂过奶后,又一路跟头地往田里赶,迟到了还要扣工分。那年我七岁,负责看护大侄儿,说是看护,其实也只能在旁边看着,抱也抱不动,摞也摞不走,看到大侄子尿了拉了,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是看到哭了,就使劲地摇晃着摇窝子。有一次,我越是摇晃,开应越是哭的厉害,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等到中午大嫂回来,抱起来一看,开应的头顶皮肤被摇窝子磨掉一大块。

 

 

七五年,下放知青陆续回城安排了工作,我的大嫂为了信守诺言,放弃了回城安排工作的机会,长久地留在了农村。眼看着与她一起来农村的几个姐妹都有了工作单位,自己却暗无天日地在农村劳作,心里不知道有没有失落和后悔过。我想一定会有,记得那段时间,大哥大嫂经常吵架,甚至大打出手,但是,善良的大嫂最后终归是留了下来。生产队按照国家的指导,给大哥大嫂新盖了三间宽敞高大的房屋,紧接着大侄女、二侄儿相继出生。

   

八二年以后,国家对这一批下放知青再出新规,给予在农村落户的知青一定的补助,鼓励他们创业。大哥大嫂虽然百般努力,依然是入不敷出,时常为了孩子的学费而发愁!

    

一九八三年冬天,和大嫂情况一样的一批落户知青,集体上访请愿,要求为他们安排工作。实际上国家已经有了这样的政策,只是县里一时没有那么多的工作岗位,一直压着没有实施。大嫂和他们那一批在农村落户的老知青们,自带干粮,去霍邱县政府请愿诉讼,夜里下了一场大雪,为了能见到县委领导,他们天不亮就守在县政府大门口,口袋里带的馍馍坚硬冰冷,啃一口馍,吃一口雪。请愿过程一波三折,个中滋味无人能够体会。纵有铁石心肠也会被感化,最后,这批人分别得到安置,大嫂被安排在叶集镇供电所上班。

 

 

历经磨难,终于有了一个本属于下放知青应有的工作,生活略有起色,却一点也没有怠慢,三个孩子,小的要上学、大的要找工作,更是步步紧逼,一样也不能马虎,那些年,经常看到大嫂奔波在叶集与家庭之间,不是给开应找工作,就是去借钱给应红、红星凑学费。托亲戚,找朋友,好话说尽,不觉间已是青丝染白发。好在老天不负有心人!三个孩子都非常优秀,各自在工作岗位上有所成绩,现在都是单位的中流砥柱!这本该是功成名就了,到了可以享享清福的年纪了,不幸的是,我大哥身体患病,这一病就是十几年,大嫂忙里忙外,寻医问药,端屎倒尿。这十多年里,大嫂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去医院的路上,直到大哥去世。争吵一生,相爱一生,这就是真爱!大爱呀!人们都说张先富这辈子是享史新兰的福,这是无可否认的,同时也是享受共产党的福啊!没有党的政策,哪有他们的今天?

 

大哥大嫂相守相伴一生!现在大哥去世了,大嫂被孩子们接到身边,回到了追求一辈子、梦想一辈子的叶集,这里有她的发小闺蜜,同学和亲人!好在大嫂身体还健康,气色良好!好人自有好报!祝福大嫂苦尽甘来!晚年幸福!

 

 


图:王明军

编辑:张凤兰
审核:李珊珊 吴炫

立足红色金寨县,携手文艺爱好者,弘扬文化正能量,分享生活真善美。

0

主题

95

帖子

43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33
发表于 2022-9-17 16:57: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安徽
欣赏拜读了老师佳作,给你点赞!

0

主题

2

帖子

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22-9-17 19:08: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浙江
真情实感,情深意切? ? ? ? ? ?

0

主题

2

帖子

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22-9-17 19:12: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浙江
生活不易,情真意切,大嫂坚强,大哥有幸,好文记实? ? ? ?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下载APP

找客服

发表新帖

回顶部

关于我们|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皖)字第01062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210478|金寨视窗 ( 皖ICP备15026658号-1 )皖公网安备 34152402000119号

GMT+8, 2022-9-30 02:25 , Processed in 0.129169 second(s), 1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