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寨视窗

查看: 1867|回复: 0

《空》连载12:一场误会

[复制链接]

54

主题

54

帖子

22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8
发表于 2022-1-10 10:52: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方文中说:“没事。”
那人说:“真的没事?我看你拧了一天。”
方文中心想我怎样与你又何干,说:“你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那人说:“那也没必要躲在这里啊。”
方文中一字一顿说:“这里清净。”语气像晚风透着寒意。
那人说:“太晚了,明天还要参加校运会,回去吧,早点休息。”
方文中心想我不想和你多啰嗦,你偏不依不饶,说,“你又何必献殷勤,你还是去陪陪你的朱建国朱大公子吧!”
说完回过过头盛气凌人地看着袁扬。网球场立柱灯的余光之下,袁扬俊俏的瓜子脸,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两片薄薄的嘴唇,这一连串本来特别精致的组合,此刻却有些无辜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方文中看她惊讶不已,心里生出报复后的快感,却见袁扬狠狠地他剜他一眼,嘴唇颤动几下,却又欲言又止,愣了片刻,她终于倏地转过身去大步走去,将方文中抛在脑后留在原地。

他看见她的马尾辫左右快速摇摆,就像大雨天巴士车上的雨刮刷。
方文中又端坐良久,心事重重,等他回到宿舍,孙志平已经睡下,汪居峰依旧在躺着看书,李伟专心临摹毛体,越写越草,越写越好,余满堂盯着棋盘打棋谱,这是武宫正树对阵小林光一的经典战局。
近期,余满堂对于围棋可谓着了魔道,成天茶饭不思谱不离手。此刻武宫正树的一条大龙眼看要被小林光一绞杀,余满堂手舞足蹈,口里念念有词自言自语,时而兴奋之至,时而痛心不已。
方文中端来塑料脚盆热水瓶,泡上脚,陪着余满堂观看战局,一言不发。
这时候覃书法风一样推门而入,他大叫:“爆料!爆料!”众人不禁朝他看去,就连孙志平也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骂道:“吵啥啊老覃,让人家睡不睡了!”
覃书法正色道:“九一年最有价值新闻,听倒是不听?!”
汪居峰不紧不慢地说:“你又装神弄鬼,爱说不说。”
李伟说:“当心你的新西服…没干货,看我不泼你一身墨水!”
覃书法说:“每天给你们带福利,你们还这一副嘴脸——算了算了不说了!”
过了一会,看真的无人接茬,覃书法几乎矜持不住了,孙志平终于说:“你说呢,说呢,还是说呢?”

本已按捺不住的覃书法找到了台阶,接口说:
“告诉大家,朱建国和袁扬是姑老表来的,他俩,不、可、能!”
正准备去倒洗脚水的方文中端着盆子立在屋中央,怔怔看着他,覃书法说:“不信!?尤明明说,朱建国的母亲,是袁扬的亲姑姑!”
“我去!他俩啥关系关我鸟事!”孙志平说完,继续倒头大睡。

覃书法说:“非也非也!既然他俩是亲表兄妹,那么咱们班的兄弟们可就有盼头,尽可放手去角逐了!”

李伟说:“切,不要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哪里有腥味就往哪里凑。”

“我看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余满堂眼睛离开了棋盘,对覃书法笑道,然后朝出去倒洗脚水的的方文中背后怒了努嘴。

覃书法似有所悟,陷入沉思。

方文中这一晚又被覃书法整的失眠了。

第二天是校运会开幕的日子,首先举行开幕式大会,会后接着是文艺演出。一大早,运动足球场就已搭好主席台,齐摆着桌子椅子凳子,挂上各式彩旗,场内人头攒动,大喇叭里校文艺部不停地播放着各条新闻报道,背景音乐《运动员进行曲》慷慨激昂,播音员是来自马鞍山的九一财政班文艺委员曹娟娟。
人群里方文中走来走去,他在寻找着,却不见袁扬的身影,心里不禁生出些许的失望与落寞。
误解和歉疚一向是伴生的。误解过后,接着是歉疚,挥之不去,不能释然。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下载APP

找客服

微信号

抖音号

发表新帖

回顶部

关于我们|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皖)字第01062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210478|金寨视窗 ( 皖ICP备15026658号-1 )皖公网安备 34152402000119号

GMT+8, 2022-1-22 19:25 , Processed in 0.384136 second(s), 1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