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寨视窗

查看: 2779|回复: 0

《空》连载11:吃醋了

[复制链接]

54

主题

54

帖子

22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8
发表于 2022-1-9 02:27: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空》11:吃醋了


同宿舍住着六位同学,除了方文中和余满堂,还有繁昌县的孙志平,阜阳的李伟,安庆的汪居峰,马鞍山的覃书法。
十一月十四日,离校运会开幕还有两天时间。
这晚没有晚自习,宿舍里,汪居峰躺着看书,李伟练字,孙志平于灯下举哑铃,他数着,“110,111,112…”,方文中野在教余满堂下棋,他摆弄着棋子,讲解什么叫金角银边草肚皮,何谓真假眼,啥是打劫,余满堂听得聚精会神津津有味。
“大新闻!大新闻!”忽然覃书法兴冲冲跑了进来,仿佛哥伦布又发现了新大陆。
汪居峰放下书本,笑着说:“看那猴急样!慢慢道来:是科威特油井死灰复燃了呢?还是星球大战真的开打了?”
覃书法急道:“……说了气晕你!我看见袁扬……袁扬和大三的那个朱大个子、叫做朱建国的在一起!”
“我去!”李伟蘸了蘸墨水,苍劲有力地写下还看今朝的最后一个“朝”字,摇头说道:“看你大惊小怪的,我还以为月球撞地球了——这有啥新闻,人家朱朱大尾巴狼早就盯上咱们的班花袁大小姐啦。”
方文中的心里颤了一下,捏棋子的食指中指抖了一抖,棋子差点落在桌上,他连忙定住神,对还在皱眉苦思的余满堂说,引征的六号线嘛……你自己去琢磨吧,需在棋盘上逐路研究才行!余满堂看他心有旁骛,狡黠地冲他挤了挤眼,凑在耳边悄声说:“师傅,受打击了吧?”然后自顾自摆弄黑白去了。方文中被他戳中心事,在他肩膀↑锤了一拳,却不便说什么,生怕被别的室友也觉察到了猫腻。
孙志平向覃书法道:“快说!你都撞见啥了!”
覃书法端起桌上自己的保温杯猛饮一口,说:“我刚才在街上,看到朱大个子和袁扬二人逛来逛去,卿卿我我有说有笑的,哎吆那个亲热劲啊……没法形容啊!”
李伟却不以为然,说:“切!你这叫啥新闻?早就知道朱大个经常带着袁大小姐出去玩,有时还去市体育馆大舞场跳舞呢,有啥一惊一乍的。”
方文中睁大眼睛说:你听谁说的,我咋不知道?
李伟说:“你呀也不看看本尊有啥法力,尤明明说的呀,她说,班上的陈婕、袁扬、蔡敏,都经常跟学长们出去玩耍的。”
同班女孩尤明明是李伟老乡,她也是班上年龄最小的一个。
覃书法进一步爆料说:“非也,非也。我听说,朱大个子就是铜陵本市人,他爸爸还是市里的副市长呢,人家可是高干子弟哦!”
方文中嗤了一声,说:“看你说的,难不成袁大小姐是攀龙附凤的人?!”心里未免醋味升腾。
覃书法说:“非也,非也。如果交上一个高干子弟,将来毕业分配必然前途广阔、留在铜陵也说不定的。”
李伟说:“扯淡扯得我蛋疼!干嘛把话说得这么庸俗!出去跳跳舞逛逛街而已,能说明啥问题?”
方文中也说:“就是就是!你这是乱点鸳鸯谱!”
覃书法终于急眼了,说:“非也,非也!我听人说,咱校高年级男生习惯勾引新女生,这可是老传统啦!人家朱公子一米八个头,一表人才,家庭条件又这么优越,我怕咱们的袁大小姐,禁不住诱惑哦……”
李伟也有些动摇,叹道:“唉,可惜呀!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看吧,咱们漂亮的班花怕是迟早要开到墙外去,这让咱班的男同胞们情何以堪,丢人呐,丢人呐……”

方文中愣证着,本想再说点什么,却又思忖道,她于我何干?我干嘛要说三道四。继而转过身去继续看余满堂如何摆棋路子研究引征。

覃书法看大家借题发挥的兴趣不大,也就觉得索然无味,他从床壁上取下80元钱买来的红棉吉他,练起了和旋,轻挑慢捻之际,欢快的《彝族舞曲》的音符像一群小鸟在宿舍里跳跃起来,余满堂继续一门心思摆弄着棋子,方文中佯装看着征子的路子,其实早已呆呆的心不在焉,其他人则各行其是。

这时候熄灯的铃声响起,过了几分钟,整栋宿舍楼就暗了下来,喧哗声渐渐归于平静。
宿舍响起轻轻的均匀的鼾息声。方文中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黑暗里,他睡不着,却又不敢惊动别人,缓缓地翻了几个身,却还是被上铺的余满堂觉察到了,只听铺余满堂压低声音说道:“师傅,你还没引征,却已经被别人打了劫了,哈哈,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睡吧睡吧!”说完躲在被窝里幸灾乐祸地偷笑起来,方文中感觉到床铺被他笑得不停晃动着。他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不过黑暗之中没人知晓而已,可能就连他自己也不能知晓。
第二天一大早,繁星之下方文中如常来到足球场,深秋的凌晨已是凉意如水,他做了四五十个下蹲,然后拉一会马步弓步,这才感觉经络渐渐通顺,正要开始奔跑,依稀看到袁扬的马尾辫在微弱曦光里跳跃而去,她回头一笑,方文中却别过脸去,冷哼了一声
袁扬有些错愕,方文中却自顾着向前冲,无视于她。他的冷漠立即传递给了对方,袁扬分明有些意外。
他俩每次在跑步中交集,她都会认真地看着方文中,方文中则昂首挺胸目不斜视,袁扬感觉自己对于方文中不过像空气一样,不,还不如空气,她仿佛压根就不存在似的。
后来,袁扬就一个人在跑道上溜达起来。
受到如此冷待,她觉得有些委屈,却不明就里,只觉到方文中冷峻中带有鄙夷,鄙夷里还有怒气。她感觉好陌生,好难堪。
在饭堂吃饭,方文中也是铁青着脸,压根就不看她。这让袁扬愈加纳闷和憋屈了。
到了教室,看见方文中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头也不抬看着书本。
作为班花的袁扬何曾遭受过这种境地,不过,这种微妙的事故只产生于他二人之间,于班上的同学们却不被觉察和洞见。
明天就是校运会开幕的日子,晚间班上有个联欢会,先是辅导员做动员讲话,而后是击鼓传花做节目,接着开始唱歌跳舞。
袁扬的舞跳的非常棒。她穿着一条打磨得泛白的直筒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紧身蓝色条纹针织衫,显得干净利索而时尚。水手舞,快三,慢四,二十一步,她都轻车熟路,所以她也是班里女生最出众耀眼的。如众星捧月,她成了班上男生的中心。马尾辫在跳跃,在摇摆,她和男同学们一个个跳着,笑着,一曲接一曲,匀称苗条的身影在闪烁的霓灯下未曾停歇。
方文中始终没有正视于她,她则也无视方文中的存在,只顾开心着,像花朵般灿烂。于满堂欢声笑语之中,方文中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他悄悄地离开了教室,把欢乐留给了身后的同学们。
离开教学楼,他在如水的月光下渐行渐远。但是校园里哪里又能寻得僻静可作独处?他向着红树林走去,在坡头择一块空地在草坪上席地而坐。远处的灯火,隐约的喧哗声,就像来自于另一个遥远的星球。
他一个人坐着,坐着。忽然,身后传过来低叹般幽幽的一声:“方文中,你怎么了?”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下载APP

找客服

微信号

抖音号

发表新帖

回顶部

关于我们|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皖)字第01062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210478|金寨视窗 ( 皖ICP备15026658号-1 )皖公网安备 34152402000119号

GMT+8, 2022-1-22 18:45 , Processed in 0.488731 second(s), 1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