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寨视窗

查看: 64|回复: 0

张荣俊:这一路,我遗落下很多滚烫的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①祭祖

不去纠结何时结束与开始

风落下时,钟声里有数不清的眼睛

信赖香火,风水,卦辞

膜拜者心诚则灵


一敬酒,二敬酒,三敬酒

在祖宗面前,我们

不过是一簇草推倒另一簇草

不过是一种颜色覆盖另一种颜色

不过是一辈人掩埋另一辈人


一叩头,二叩头,三叩头

过程往复在生与死之间

在祖宗面前,我们

不过是跪在前人的骨骼上

聆听自己的心跳


(11,19。)



②搬家

这一路,我遗落下很多滚烫的词

它们都曾经替我深情的热爱过


那时候,我们常常扒在一张老旧的餐桌前

等待母亲用灶膛内的火焰

去映染一个个缓慢的黄昏

等待父亲披着通红的夕阳

裹携着泥土的气息

去平息黄昏下一群唧唧喳喳的鸟鸣


那时候,我们一起去追逐一只只蝴蝶

在林间,如风穿过白云

我们抓住幸福的瞬间

山花一朵一朵地就开了

宛如梦,依次打开亮丽的翅膀


对于这些,我今天

除了深深地摁住胸口

一切都无能为力


窗外,一只鸟划过半空

留下一簇簇空洞的建筑物,如我一般

怅然若失


(11,16,随笔。)



③立冬

初冬的温度仍停留在深秋

村庄收缴着花香,河流和

所有的路径


一片叶子掠过眼眸

光秃秃的树枝如中年弯曲的手指

留下辨认的姿势


天空不会怯场

一只大鸟模拟流云的样子

陈年的春色被疾行的命运拖拽

遗漏的痕迹里崩裂出

雪色的骨头


夜幕之后,一粒霜白

继续频添一株败草的压力



(11,7。)

▌图:王勇  张荣俊
▌编辑:张凤兰
▌审核:李珊珊 吴炫

立足红色金寨县,携手文艺爱好者,弘扬文化正能量,分享生活真善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下载APP

找客服

微信号

抖音号

发表新帖

回顶部

手机版|关于我们|金寨视窗 (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皖B2-20210478 )皖公网安备 34152402000119号

GMT+8, 2021-11-28 02:42 , Processed in 0.136798 second(s), 2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