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寨视窗

查看: 76|回复: 0

刘慧磊:“冷麻麻”不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高中毕业到现在,晃眼近二十年了,我租、借房子的次数有二、三十次吧,结识了很多房东,热心肠的高三房东冷麻麻最让我念念不忘。


那是高二下学期,贪玩加无聊,我便学武侠连续剧里的情节,参与了同年级义气哥们“拜把子”的事情。也不知道哪个欠揍的同学向老班告了密,我因此被他“请”到办公室,还语重心长地给我上了一堂结实的“思想政治课”。


这事情过去不到半个月,牵连校内斗殴的我再次被老班叫到办公室,接受了一次狗血喷头的“训诫”。


回家后的我,又被爸妈严严实实地痛批了一番。窝气的我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地嚷着,要杀人了!并扬言一定要退学出去打工。爸妈又气又恼,说,除非我死了!否则不可能不上学的!


眼瞅着高三快开学了,我与爸妈在上学问题上的分歧愈演愈烈。当时的我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更是做好了不撞南墙誓不还的决心。


可是,到了高三正式开学的那一天,我终经不住爸妈软硬兼施的强攻策略,做出了换一所学校才会继续上学的决定。在新学校报到的那一刻,我心底还有一丝得意:现在知道谁厉害了吧?不还是乖乖听我的吗?


现在想想,那时的我的确是过于任性了。报完名后,我跟爸妈说我要住校!妈妈被我这突如其来的要求惊得瞠目结舌。最终,爸妈再一次做出了退步,同意了我住校的要求。


我们在新学校内转了几圈,最后,选定了校内一处靠近公厕的四合小院作为我的“巢”。


搬进去的那一天,我发现住在这四合小院里的学生有些少,冷清清的,很安静,因为如此,这种散发出书香的宁静感是我超级喜爱这小院的缘由吧。


或许是人作孽不可活的报应到头了吧,我该在这小院里脱胎换骨。这四合小院是我上的这所新学校很有名气的“冷院”,自从这“冷院”存在后,这所新学校每年为数不少的考取一本院校的学生大都是住在这里。


到住进去以后,我都弄不懂,为什么冷麻麻当初会同意我住进去泥?或许是上天要替我爸妈教育我,也许是冷麻麻看我长得傻气,说话老实,又或许是这“冷院”并不是传说中那么神,根本就没有什么学生愿意去住......


到新班级后,我被新班主任安排到教室后二排坐下来。尽管心不爽,我还是很高兴的,毕竟不要天天面对原来的“黑包公”了。


开课的第一天,坐在后二排的我,远远地望着讲台上的老师劈哩啪啦讲得唾沫四溅,台下的学生猫着腰、埋着头不停地记呀记、写呀写......整间教室,我发觉我就是个多余的人。


放学后,回到“冷院”的我,意外地发现了我的卧室住进来一个人。如果不是因为在新教室里亲身体验了一把孤单的滋味,那么我想我根本不可能同意让他跟我同住的。当时的我,也没有什么好气去招呼他,只是瞟了他一眼,感觉他整个人就是马致远笔下的“古道西风瘦马”的瘦马形。且不管他是什么家伙,反正应该是好欺负型的那种吧。


接下来的好几天里,我还是耐着性子去按时上下课。慢慢地,越来越觉得选择这学校可能是对我搬开断砖后按住蜈蚣的脊梁的折磨吧,终于在有这种思想后的某一天,拜过把子的哥们与我重逢了。


酒过三巡,我竟然学着他们的样子夹起了烟。那不带过滤嘴型的烟刚贴到双唇闭合的中央地带时,我全身被一股酥麻的触电感击中了,整个人顿时忘乎所以。


后来,我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回到“冷院”的。当时,正是上晚自习的时间,我隐约感觉有一位跟我妈妈年龄不相上下的人在“冷院”里。


我有没有和她讲话?第二天酒醒后,我全然不记得了。“瘦马”告诉我,是房东“冷院长”。还讲我昨晚吐了一地,像我这样,搁在以前,我早已被“冷院”开除了。


听他讲完,我心想还不是钱的问题吗?然后,我没好气地望了望他,最后,带着心满意足的快感向教室走去。


本以为新班主任会象征性地问我为什么会逃晚自习。然而,他一到教室,便组织学生上早自习晨读。我在后二排捂着嘴偷着乐。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底生发出一丝丝冷飕飕的感觉。


随后的某一天,我开始从教历史的新班主任的课堂上逃跑了。躺在“冷院”属于我的“巢”上,我边抽着“福寿膏”,边背着历史书。现在回想起那时的生活,真让我孤傲的魂魄得到一丁点的慰藉。


我正沉浸在这无与伦比的“仙境”,“冷院长”出乎意料地出现在我的跟前。我下意识地从床上一骨碌坐了起来。她没有甩脸子给我看,也没有耍脾气给我看,而是用带着大大的问号的黑眸子望着我,好像是在跟我讲不要怕,她不会告密的,只要我愿意讲,她会很耐心地去听似的。当时的我根本也不会去相信她真的会有那么好心,我便装傻充愣,耷拉着脑袋假作忏悔。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脸皮一阵阵发热。


“冷院长”可能觉得也等不来什么东西,所以,她就开始忙她要忙的事了。比如,学生的房间卫生是否整洁,鞋子摆放是否整齐,脏衣服是否及时清洗等工作。每逢周末,“冷院长”也会做些好吃的东西带到“冷院”去,更重要的是,她会亲自问每一位在“冷院”住的学生的学习状况。所以,住在“冷院”的每一位学生几乎都会称她为“冷麻麻”。她也会开心地享受这一称呼。


可能是逃新班主任课比较多了,让他在班里没有什么威严了吧,我觉得他是终于熬不住,才开始将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好找回他在我这里丢失的面子吧。进了他的办公室以后,我才知道他之所以找我,是因为进校第一次月考临近了,他想让我考好,也好回报我爸妈。毕竟,他之所以同意我借读到他班,全是看在我爸妈承诺进班第一次月考要达到现在班级的平均分,否则我必须离开他的班级。


从他的办公室返回班级时,我还在脑补“冷院长”是如何讲我逃了课在“冷院”里的种种行为,他听了她的讲述以后,又是怎么嫌弃我这个借读生的场景,所以他一直都不问我逃课的事。回到座位上,我突然想起以前班主任是怎么待我的,一种莫名的幸福感从我的心底油然而生。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可笑的是,我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拍着胸脯跟他说,放心吧,绝对不给你从门缝看我的机会。话音刚一落地,全班同学先是惊诧,然后陷入一片欢乐的海洋之中。


既然已经立下了这样要面子的誓言,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几乎忘记了玩,一直忙着备战月考的事情。也许是全身心的投入,我时常在半夜中惊醒,会想到要是考不好,不是滚犊子的事,还关乎着面子尊严的问题。


也就在月考的前三天,自信满满却又肩负重任的我,溜出学校大门后,走在冷冷的街道上来来回回地打溜。凑巧,几位把子哥正准备去台球城,遇见他们我忘记了自己出来的目的,便跟着大部队向台球城进发。整个上午,我们这一伙鬼哭狼嚎,差点将台球城给闹翻了。


酒足饭饱后,我们这一伙人又去了溜冰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中的一个哥们与另一拨人发生了口角,继而大打出手。本来就有点压力的我,不分青红皂白,走上前去,抓住对方一个矮小的男生就给了他两记重重的大嘴巴子。


事后,我连同把子哥们一起被交给学校处理。原来的老班重重的看了我一眼,没什么好言,对我吼道:这次不是被冤枉的吧?方便的情况下可以解释一下的呀?!此时的我,还能有什么话去回应他?最后,我又被批评教训一通后,他便将我放逐了。


在返回“冷院”的路上,我觉得我足足地走了差不多一个马拉松式的路程,终于在晚上十点钟回到“冷院”。“冷院”里的学生,有的已经进入梦乡,有的还在挑灯夜战,奇怪的是,“冷院长”在我的“爱巢”等着我。她应该是来告诉我,今晚上收拾一下,明天走人吧。


我低着头不敢看她的表情,更不想去听她说出那句我不想听到的话。可是她还是开了口对我说道:现在有时间吗?可以聊聊吧?


这话一出,我的心都死了一大半了,我只能继续低着头轻轻地点着头。随后,“冷院长”把我带离了“冷院”,来到外面的一大块空旷的草地上,我们便席地而坐。


“冷院长”先开了口,说道:孩子,可以告诉我,今天你发生了什么事?我被她这样一问,整个人呆住了,原来她不是想赶我滚蛋!也许是压抑太久了,就是在那一刻,我不争气的眼泪滚滚而来,随即而来的是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这时的“冷院长”,她用那温暖而有力的右手轻轻地放在我的肩上,我一下就感觉到黑夜中也是会有太阳般的暖和。她好像并不急着让我讲述,而是在等待,在守候。渐渐地,我的身子恢复了以往的样子,整个人也精神多了。我便向她讲述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以及我的真实的想法。


她听着我的讲述,是那种很耐心的,且始终带着相信我的眼神。所以,我越讲越想讲,越讲越多。我突然发觉她就像是我好多年都在寻找的有母爱的妈妈,可是,我清楚地知道她不是我的妈妈,我也不可能去认她做我的妈妈,那样的话,不但对她不尊重,也是对我妈妈的不公平。所以,我想喊她“冷麻麻”。


后来,我们说了好多好多的话,她也准许像我这样的孩子去喊她一声“冷麻麻”。最后,我竟然要求她抱我一下,她也很是乐意地答应了我的请求。讲真的,自从上中学以后,我的妈妈再也不像上小学那样去抱着我,耐心地听我给她讲述我在学校里一切一切的事情。不仅如此,还经常会责备我,也不再耐心地听我说我的真实想法。


当她抱着我的时候,我好像又找到了儿时我妈妈给我怀抱的温暖。我记得那一晚我是真的彻夜难眠了。


第二天天刚放亮,我早早地洗漱好,吃了早饭,便去了教室。太阳公公还没有露出笑脸,吹落到行人身上的晨风依然有些凉意。


进了教室以后,我第一次认真地去打量着整间教室的每一角落,然后才走向自己的座位。我开始收拾自己的书本,打算趁着人少,好带着面子离去。


谁知道那一天,好像班里的同学都讲好来看我的笑话似的,齐刷刷地到齐了,包括新班主任。当时的我也没有什么想说的了,实际上,应该是没有脸面去讲,我一直低着头收拾着书本什么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在收拾,可就是收拾不完。


这时,新班主任大声地喊我的名字,我赶紧地抬起了头,他对我说道,问我要不要做胆小鬼,敢不敢再赌一次?


他的话音一停,全班同学的眼光全落在我的身上,我第一时间回答道,我当然愿意再赌一把,只不过我不是参与了打人事件了吗?您不怕吗?


当然怕了,如果能正视自己的不当行为,那么这样的人也是没有什么可怕的吧?


看来,我们还真是英雄略见相同,对吧?老班。


先别套近乎,如果不能做到的话,那么我还是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格杀”。


后来,我才得知原来是“冷麻麻”将我的事情告诉给新班主任了,新班主任认为还是给我一次机会,才算比较好。


等我回到“冷院”,冷麻麻早早地在那里等着我了。我急忙地迎了上去,她也附合着我的热情。她问我,知道不知道她为什么能这么耐心地对我呢?我顿时傻眼了,生怕她不是真心对我好。


她好像看出了我的狐疑,便拉着我的手坐了下来。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她也是一位母亲,很明白为人父母对自己的孩子要求肯定比较高的呀,许是你的妈妈对你的期望值比一般的妈妈高出了很多吧,但这并不妨碍去爱护你的本能。实际上,你的妈妈也是经常来“冷院”。有一次,我还和她说了很长时间的话,能感受到她也是有点感受到她对你的爱可能比严格要求你少了点,所以,她便委托我,多多地去关心你。


听着“冷麻麻”边讲边有点动容,我还是半信半疑的。她又问我道,还记得有一次,你吃的红烧肉吗?我听她这样一说,使劲地想将泪水给憋回去的,哪里知道越憋,反而泪水哗啦啦地滑落下来的特别快。其实,当时吃肉的我就在怀疑,这根本就不是“冷麻麻”做的,而是我的妈妈做的,因为那个味道是我到死都不能忘记的......


最终,我跑出了“冷院”,跑出了学校大门,向家的方向跑去。我清晰地看见我的妈妈在家里等着我给她一个大大的吻。


高中毕业我没有考取一本院校,没有给“冷麻麻”争一口气,觉得很对不起她。大学毕业以后,我也一次没有回过“冷院”。


多年漂泊的生活,原本安定的家,从南方转到了北方,房主人也可谓是八仙过海,有的是一年不见面,房租直接支付宝即可;有的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房子可不能刮花了;有的是房租年年变......我们就是普通的户主和租户,感受着人间冷暖。


现在的我,已由青年步入中年,方才感悟到当年的我是多么的混账。好在“冷院”还在,“冷麻麻”也还在。



▌图:张凤兰
▌编辑:张凤兰
▌审核:李珊珊 吴炫
立足红色金寨县,携手文艺爱好者,弘扬文化正能量,分享生活真善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下载APP

找客服

微信号

抖音号

发表新帖

回顶部

手机版|关于我们|金寨视窗 (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皖B2-20210478 )皖公网安备 34152402000119号

GMT+8, 2021-11-28 02:41 , Processed in 0.150095 second(s), 1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