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寨视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金寨视窗 金寨视窗 金寨视窗 查看内容

冯纪双:挂面馍

2021-9-14 17:3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3| 评论: 0|原作者: 光慈文学






本塆叔子五大爷,是个和善慈祥的老人。算起来他和我父亲是公爷的弟兄。像这种关系的弟兄,他们一共28个。按排序,他是老五。我的父亲比他小,故称“大爷”。如果比我父亲小,我们就称为“叔”或“佬”了。其实,我父亲在28个弟兄中算“老几”,我就不得而知了。


五大爷终生务农,种庄稼是把好手。他还有个好手艺——牵挂面。他牵的挂面,根根到架,而且又细又匀。


麦子加工成面粉,100斤麦子,加工出70斤左右的面粉,那是高级面粉;加工出80斤的面粉,那是中等面粉;加工出90斤的面粉,质量最差,面粉都成了“粉红色”,因为里面掺和了“麦麸子”。这种面用来牵挂面,最难牵,因为韧性差,一扯就断,就是这种面,五大爷都能牵出尚好的挂面来。


牵挂面,天气很重要。阴天半阴天是万万不能牵挂面的。一般来说,头天晚上和面前,一定要看天行事。四五十年前,也没有天气预报,完全凭感觉,憑经验。


“天有不测风云”。有时和面时晴空万里,下半夜刮风下雨。这种天气,对五大爷来说,不亚于遇到了天灾。如果第二天是半阴天,对于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来说,那简直是天赐良机——可以无偿吃到挂面饃了。这种天气牵挂面,存不住面,面筷子上的面条就会一坨一坨地掉到地下。我们小孩就趁五大爷不备,麻利地拾起,装入荷包。然后跑回家去,掏出面坨子,又来捡拾。有时趁五大爷进屋了,我们就人为地“破坏”,把并没有掉下地的挂面拽下来,揉成一坨,装进荷包。


这种天气,五大爷是忙不过来的。又要出面,又要扯面。还要捡拾掉到地下的面坨,还要看我们这些贪婪的小孩。他是顾了屋里,顾不了屋外。其实,他也就是睁只眼闭只眼,都是自家侄儿侄孙,反正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如果是用最差的面牵挂面,再遇上阴天,那就是雪上加霜。那只有吃“面饃”的份了。好在都是自家,不是外人,你家帮忙吃一点,我家帮忙吃一点,一盆面化整为零,然后各家送来相应斤重的面粉,“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连偷带拾得来的面坨,我们是不敢让大人看见的。我们往往拿到别人家,放进火垄里烧吃。坨子小的,烧黄了,就可以吃了,吃到嘴里,咯咯嘣嘣,又香又脆。坨子大的,很难烧熟,就是表面烧黑了,里面还是白的。但是我们都能狼吞虎咽地吃掉!而且保证肚子不坏!讲实话,烧面坨,比下挂面要好吃得多!


文革后期,五大爷去世了。他家也没有以牵挂面为生的传人了!从那至今,我再也没有吃过一回挂面饃了!


我想吃一块难忘的挂面饃!


更想念憨厚慈祥的五大爷!



投稿邮箱:2547230349@qq.com
编辑:张凤兰
审核:李珊珊 李玉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手机版|金寨视窗 ( 皖ICP备15026658号-1 )皖公网安备 34152402000119号

GMT+8, 2021-10-25 11:30 , Processed in 0.120083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