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寨视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金寨视窗 金寨视窗 金寨视窗 查看内容

娥:家乡的板栗

2021-9-14 17:3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9| 评论: 0|原作者: 光慈文学




秋来,又是板栗成熟时。


父亲从故园捎带了板栗,我知道这批早熟的栗子,是母亲精挑细选出来的,是最好的,一粒粒似紫色的玉,珍贵,饱满剔透,情深厚垣......而那些与板栗有关的土地与人,是镶入心底的胎记,随时光越渐清晰。


如果把百果喻人化,我觉得板栗是将军,是山野中持戟拼搏的将军,他身披甲胄,是口含利刃的勇士。它不以外表攀附,不入尘世华丽。与人交锋果断,一针见血,是经历战火后,留予人间腹香欲安,绵柔安康的智慧老人。


板栗的家在山里,正如《诗经》里:“栗在东门之外。不在园圃之间,则行道树也。”魏魏大别山山水正适合栗子树安家,适宜之地之一。


        家乡板栗的兴盛是从八十年代后,人们开始不再以暖饱为观,利用地理优势发展板栗经济,至今已是满山遍野都有板栗树可见。我家的板栗发展比别人家的早,小的时候我们就有栗子可吃,当人们开始刚发展板栗树的时候,父亲已用我们家的板栗枝,帮助乡亲们嫁接板栗树,满树的栗子也可以添充我家的穷坑了。这些都归于我一生最敬重的一个人——我的姥爷,一个经历枪林弹雨里的抗日红军战士。


         我的姥爷不是我的亲姥爷,是母亲认的干姥爷,因母亲娘家远在淮河之北,也因着干姥姥的家也远在湘西吧,他们怜母亲年小,所以认做女儿。从小时记得姥爷姥姥待我们一家如己出,舅舅们姨们与父母更胜亲姊妹。也因着小时候在姥爷家,我的人生成长已是不同。那年,姥爷对父母说:“无论怎样的穷,一定让孩子们读书,女孩子也是一样的。”父母放弃传统的老思想,在那艰苦的时期,让我与妹妹弟弟读上书。我与书结缘的地方,也是姥爷家,那时的农村很少有书可看的,有小人书已是很富有,经常去姥爷家,被那书架上的书迷上,从此爱上书。


        当空中回荡布谷鸟最脆亮的叫声,板栗树的叶子,一面嫩黄的绿,一面泛霜的白,再深些的时光,夏蝉唱鸣,那串串炮引似的栗花,在不起眼时,弥漫沁肺的清香,姥爷家的屋前房后都有正旺盛的板栗树,屋旁池塘边一棵高大的板栗树,有着大伞般浓绿的阴凉,那时年少的我们(小舅,小姨,还有他们邻居家的伙伴),欢快的玩耍在这棵树下。当玩性正浓时,姥爷响亮的叫声,会立马召回舅、姨他们小跑的脚步。姥爷的脾性有将军的叱咤风云风范,对孩子的教育特严,虽然一家是享受政府补助的,也只是微薄的商品粮而已。姥爷对家园管理的很好,他让孩子们勤劳简朴,不贪不懒不骄不狂,带着六个儿女劳动在房前屋后,不让野地荒芜一寸。就连姥姥的菜园子都是四季鲜活旺盛,整理的像个花园。


        秋天,父亲就会帮姥爷家打树上的板栗,栗子成球一团团,压弯了枝子,随风点着头,有许多被秋风吹笑的咧开了嘴。落在地上红红大大的果子,煞是喜人。临回去的时候,姥姥就会用袋子给带回去许多。姥爷知道只是给点栗子,是不能改善我家的穷,就亲手把锄头递给父亲,让他去对面山上,挖了一捆栗子树,带回去栽在我家的房前屋后。来年,他又采了许多优良的早熟栗子枝,让父亲嫁接好栽种的树枝上。他对父亲说:“多种点栗子树,无粮时可以充饥,有粮时可以置换东西,走远路也可以带在身边救个急。”


        这在那年代,是大多数人享受不到的,因为当时有栗子树的也只是野栗子,很小的那种,收入很少。姥爷的眼光远大,几年后,当人们大面积栽种的时候,我家的板栗已是一笔可观的经济收入,终于摆脱困苦贫穷。


        政策放宽,人们发展渐好,姥爷一家搬去城里,舅姨们前途各有发展,故园给了别人管理。姥爷最舍不得的是那些板栗树,特意交代无论怎样,这些树都得留着。再后来,我再没去过这个随年少成长难忘的地方。再后来为人妇后,去县城看姥爷姥姥,姥爷首先问的是,有没有多种点板栗树啊,可以多种些卖了,经济就不那么紧张了。并告诉我说:“穷不是永远的,只要能吃苦,坚持自己的志愿,有远大的梦想,没有什么事可以做不到的。”姥爷去逝时,我也去送行,姥爷安详的面容,还是那样和蔼,身上覆盖的党旗给人一种敬仰的气息。他留给我们的够我用一生去回味,激励人生路上脚步,无论怎样都会走出一片开阔地。


        街上一家最火的炒板栗店,生意兴隆,买栗子的每天都排着长长的队,栗子香飘了很远。我知道这栗子不是来自我的家乡,是来自山野的特产,它们都有一样的味道,都有一样的特性,可我还是在乎家乡原味道的栗子香......想家乡,想姥爷,想秋天的栗子树,在果儿去了,叶儿也离去,那光秃秃向上的枝子,是怎样坚挺它们的头,等待又一个春风又绿。
            
          《英语诗歌》栗子树:
          Looking up at the tall chestnut tree
           仰望高大的栗子树

          I hang my thoughts and dreams
           我把我的思索与梦想

          on its branches stripped by winter
          挂在它那被冬天剥去了叶儿的枝桠上

          invisible messages
          这些无形的信息

          waiting for intangible birds
          等待着看也看不见的鸟儿

          to carry them to an address
          把它们带到一个地方

          lost in the mists of memory
          消失在记忆的迷雾里
        
        

投稿邮箱:2547230349@qq.com
编辑:张凤兰
审核:李珊珊 李玉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手机版|金寨视窗 ( 皖ICP备15026658号-1 )皖公网安备 34152402000119号

GMT+8, 2021-10-25 11:09 , Processed in 0.098081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