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寨视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金寨视窗 金寨视窗 金寨视窗 查看内容

曲赣江:六安的冬

2021-9-14 17:3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1| 评论: 0|原作者: 光慈文学




         


小寒过后,小城天空灰蒙蒙阴沉沉,不似立冬前后,大多时候,晴日阳光婆娑在零落的落叶间,一抹金黄,给路人一抹暖意。


街边的银杏树,仿若苦恋未果的人儿,经历旷久尘封新蕾初绽的欣喜,几近春夏的孕育葳蕤,好不容易挨到秋日斑斓的美好,最后一场秋风最后一片银杏叶儿,终是抵不过四季循环的老理儿,凋落,还未及伤感嗟叹一声,便被伺机而动的环卫工扫入簸箕,打着滚儿倒入垃圾箱中。


日常经过的街路,宽阔的单调:一株银杏树的叶儿落了,跳过一棵常青的香樟树,另一株银杏树的叶儿也落了,原本枝叶稀疏,若非深秋那枝头并不繁富的金黄,或是谁也不会注意枝冠硕大的香樟树间空,尚还间歇栽植的银杏树。


光秃秃的银杏树,孑然立于街边,光秃秃的树干,光秃秃的枝条,黑乌乌的大个儿,若不是涂抹了过冬的一米多高熟石灰乍眼,完全可以忽略不见。紧邻的香樟树又是不同景象,硕大的树冠憨实,四季常青,秋冬枝头的挂满果实,总是三三两两飞落几只黑色雀儿,啄食果肉,丢下一地斑驳痕迹,那些雀儿才不管此时香樟树正难受着,耷拉着叶儿,无精打采。即便春夏也不寂寥,是飞鸟栖息,蝉鸣聒噪的风水宝地;即便白雪压坠了枝冠,那些鸟雀饿极了,也会倏尔飞临,扑楞得积雪簌簌而落。像极被老人们宠溺,胖嘟嘟的孩童,四季撒着欢儿。


每条路段上的树木不尽相同,总又不过二三品种,在愈来愈高的楼宇间,此起彼伏地标明四季,整齐得单薄。不似早先的老城,老旧的院落,这家墙角的几枝梅,那院门前几棵桂,走过大街穿过小巷,季节在探出院墙外的樱桃、枣子、李子、杏子、枇杷、葡萄的提醒下,感动于四季的繁复,即便没有院落的人家,门前逼仄处,攀墙的金银花(蜻蜓花)、指甲红、迎春花、无香的海棠花、灿若星辰的太阳花,温馨老旧舒缓的时光。及至入了冬,如同倦了的孩童各归各家,天地间倏然空旷寂寥。


六安沿新老淠河傍水而建,四周山峦起伏,向东不过二十公里有龙穴山,也是江淮分水岭,向南有万佛山,向西有大别山,向北有八公山,山水相映,人杰地灵。独特的地理位置,六安春秋两季短促,如懵懂打上几个睡意未尽的哈欠,一上午就没了影,夏去冬来。


不同于南京的冬,满街巨大梧桐丢上一遍落叶,如张地毯在街巷缓缓铺开,凉得不惊心,不觉意间深凉入骨,吃了教训,又怕凉,自然不再冬日游览秦淮河,正好闪进书屋,静静读书。不似上海街巷的冬,格局拉得开,秋天时灯笼树(栾树)枝头小灯笼早早红了,通风报信,到了灯笼色泽凋败时,冬才不慌不忙而至。北京的冬又不相同,凛冽的霸气,又从容的令人肃然,伫在西洋楼遗址前,回望中轴线上的红墙琉璃瓦,瞻仰人民英雄纪念碑,看着随旭日冉冉升起的国旗,耳畔回响着义勇军进行曲,才能领略这分霸气和从容的底蕴。


六安的冬,不同于南方的湿冷,不同于北方的干冷,冷得干脆,不干不湿,冷就是冷,即便入了春,也还有倒春寒,一样干脆利落。


冷的日子,最好来一场雪,六安老话久阴必雪,非一场雪搏不来晴日。雪一落,看吧,从东往西,所有山峦白雪皑皑,巴茅草抱作团石一般,秋日里此唱彼和的林海奇石,俱似银衾裹身,衬着红泥小炉的热气,仿若深山访友,老友言欢。六安随着近20年沿着新老淠河的拓展,两条河便似裘做的围脖、蟒带,窈窕生姿,哪儿还在乎什么寒冷,颇似汉武帝巡狩疆域,又似诗人指点江山“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六安的冬,壮阔。一场冷,便攒一分心力;一场雪,便滋润一方土地,待冰雪消融,又是崇岭竞秀,杜鹃花摇曳,河水奔腾的美好!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2021.1.6于皖西


投稿邮箱:2547230349@qq.com
编辑:张凤兰
审核:李珊珊 李玉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手机版|金寨视窗 ( 皖ICP备15026658号-1 )皖公网安备 34152402000119号

GMT+8, 2021-10-25 13:05 , Processed in 0.279739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